Merrell Nature’s Gym – 四登八仙嶺之感受

第一次行八仙嶺,由鶴藪水塘起步,沿衛徑上屏風山至黃嶺。那一次記憶模糊,因為上到黃嶺後,水氣濃厚,雲霧翻山而至,什麼風景都看不到。


第二次登八仙嶺,與朋友同行。那時候資歷尚淺,大家都是憑著年輕好勝的心去挑戰,但沒想到烈日當空的八仙嶺竟會如此可怕,成員抽筋無力,有人缺水,有人感到少許中暑,原來行山出意外都是咫尺之間。 有幸當日有同行行山前輩賜水,所有團友都堅持到,由仙姑峰走到大尾督平安撤出。自此,日後去行山,情願多帶一點水,有備無患,即使自已用不完,有需要都可以幫助其他山客。

之前登八仙嶺時用菲林拍下的照片,感覺很懷舊。
之前登八仙嶺時用菲林拍下的照片,感覺很懷舊。
由黃嶺望回流水響、鶴藪一帶。
由黃嶺望回流水響、鶴藪一帶。
與友一同登上八仙嶺,大家都輕視了它的難度。
與友一同登上八仙嶺,大家都輕視了它的難度。

第三次上八仙嶺,記得是和朋友一起練習雷利衛徑長征。八仙嶺是該比賽的最後大佬。 不過當行到八仙嶺時,大家都是死挨,體力用得七七八八,面對起伏不定的山路,難免會心浮氣燥。

當聽到 Merrell Natures Gym 是會行經八仙嶺,心數也是打了個突。 不過幸好,第四次上八仙,終於是個輕鬆愉快的回憶。

與陳國強 KK Chan 一同探索八仙嶺


是次是和毅行者先生陳國強及眾毅行教室的前輩行山。路線由大尾督出發,沿八仙嶺郊遊徑走至黃嶺,及後逆走衛徑,及八仙諸峰,後由仙姑峰下山,最後回到起點。全程用了六個半小時。整個旅程都是輕鬆走,KK 時而講解山野求生技能,時而介紹香港山野不同的植物。若果迷路了,不要荒亂覓路。只要返回大徑,在明顯路口,又或者找個有明確地標的地方定下來,之後就再致電求救。只要你講得出身邊的路標地標或明顯地貌,山難拯救隊都容易找到你。 把電話內使用數據的程式全都停掉,只留下whatsapp,那就有足夠電力支持到拯救隊到臨。

和KK 同遊八仙嶺郊遊徑
和KK 同遊八仙嶺郊遊徑
KK 沿路介紹香港郊野的植物,有一些竟可供食用的。
KK 沿路介紹香港郊野的植物,有一些竟可供食用的。
登上黃嶺一段山路,KK 建議大家都按著腰部慢慢行進。
登上黃嶺一段山路,KK 建議大家都按著腰部慢慢行進。
一切由慢開始,慢慢行慢慢走,總會抵達終點。不受傷完成旅程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切由慢開始,慢慢行慢慢走,總會抵達終點。不受傷完成旅程才是最重要的事。
天公造美,多次登上八仙嶺,今次的天氣最適合。
天公造美,多次登上八仙嶺,今次的天氣最適合。
多謝Fitz 和 Merrell 的邀請,使我有幸一同探索山野,再臨八仙嶺。
多謝Fitz 和 Merrell 的邀請,使我有幸一同探索山野,再臨八仙嶺。
毅行教室的成員一直守在最後照顧大家,功不可抹。
毅行教室的成員一直守在最後照顧大家,功不可抹。

後記:遊春風亭,紀念八仙嶺山火

八仙嶺給香港人的最深刻回憶就是1996年的嚴重山火。自此之後,香港郊野都開始廣植防火樹木,其中一種就是台灣相思樹,它生長快,樹木表面也耐火,被火燒過也有機會重生。故此該樹木多作為防火林,圍繞山徑而植。現在滿山翠綠,其實是前人植樹後人乘涼,要數十年時間才能有成果。不過今天主政者竟建議把郊野公園剷去又或者將船灣淡水湖填平,乃屬頭腦灌水之低能舉動!

八仙嶺山徑後的春風亭,詳細紀錄了1996年山火的悲傷經過。每次路經該地,都會停下腳步,細閱當中銘文。歲月並不如煙,當年一片焦土,今天已是一片翠綠,歷史也會永誌兩位捨身救人老師的英勇義舉。

八仙嶺對香港人的印象,可能就是1996年的嚴重山火。春風亭內有刻錄是次山火的詳細經過。
八仙嶺對香港人的印象,可能就是1996年的嚴重山火。春風亭內有刻錄是次山火的詳細經過。
位於八仙嶺郊遊徑入口之春風亭,紀念1995年八仙嶺山火兩位以身救人的老師。
位於八仙嶺郊遊徑入口春風亭,由時任港督彭定康揭幕,「春風亭」牌匾為國畫大師方召麐所題,紀念1996年八仙嶺山火兩位捨己救人的老師。

後記2 – 方丈好小器

抵達大尾督後,我們一行十多人到汀角路一茶座食下午茶,下單叫食物都好似欠了他們,又對客人呼呼喝喝,心只想一句:「我都唔知你嬲What? 」收得貴之餘,服務態度又差,決定永不錄用。

鳴謝: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