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環台練習曲(12)

Day 12 新城-蘇澳 81.8km
昨天遊歷完太魯閣,我們在離蘇花公路最近的城鎮-新城鎮找到民宿休息一晚。由於我們不太確定蘇花公路路況,未知路程會否因為有特別事情而延誤,那只好趁早起行,務求在太陽下山前趕到去蘇澳鎮。一早起來,天公造美,只見藍天白雲,我也不知是好運還是不幸了!


View Larger Map

離開民宿後,我們又再遇上台八線與台九線交匯的丁字路口,今天我們終要右轉。面對前面的太魯閣大橋,我們已經沒有退路,「要死就死吧!」(因為從花蓮到宜蘭只有兩條公路,一走蘇花公路、二走中橫公路,還有第三個選擇是到新城(太魯閣)車站坐區間車 ,由於我們先前已經常常偷懶坐台鐵,如非風雨交加我也不會再坐了!)我常在網上討論區和台灣人口中聽到:「要環島不走蘇花公路,就別說自己環過島!」其實這句話是說對了一半,因為也要顧及自己的體能和當時的天氣,二欠一的話也不要貿然上山,因為命只是得一條!今天走不了,總有機會再挑戰的!
穿過立霧溪上的太魯閣大橋後,原本寬闊的三線行車道路收窄成兩線,單車的速度也隨之變慢了,因為過橋以後,我們就要從海平面一路爬坡登山了。由於山崖邊狹小的空間實在不能「奢侈」地興建慢車道,我們「賴以為生」的機慢車專線也被左側的汽車通道「吞併」了,單車要跟重型車輛「共生」了。
沿蘇花公路北行,要爬過三座大山才會抵達宜蘭的蘇澳鎮,而且「一山還比一山高」。我們沿路北上,第一段的蘇花公路先要攀上170米高的山路,再穿越八條行車隧道,經過「台灣八景」之一的清水斷崖,最後抵達花蓮和平鎮。這一段路是蘇花公路「最親民」的一段,因為上斜斜度不大,而且路面算是全程最寬闊,但前題是你要先克服在黑暗隧道內與大型貨車「競賽」的恐懼。每一條行車隧道最少也有一公里,隧道內的燈光依舊昏暗,而且隧道兩邊的洞壁沒有進行過平整工程,全是凹凸不平且黑漆漆的岩石,令你不敢把單車靠得太右。加上洞口狹窄,洞內的隆隆的回音更令人「寒透入心」,即使車子是離你很遠,回音的感覺令你仍覺得它就在你的身後,隨時準備吞噬你。
逃出祟德隧道後我們來到汽車休息停靠區,這裡亦是觀賞清水斷崖的最佳位置。在觀景台上可以清楚看見前方馬路像一條棧道,行於懸崖之間,路的上方是絕壁,而下方則是浪濤與岩岸,無論是單車和汽車駛過時都要格外留神,否則很容易出意外,故蘇花公路又名為「死亡公路」,歷來發生交通意外數目不計其數,「美麗的花兒通常都會帶刺」。我們正想離開觀景台時,身後有一名獨行的單車環島客趕了上來。本著「馬路的事,守望相助」的信念,二人行變成了我們仨,多個顆伴大家也多一個照應!
祟德、匯德、錦文、十三號、大清水、仁清、和仁、和平……過隧道過到有點麻木,每次走入黑暗時心裡都會想著:「Face your fear」,咬緊牙關就可以衝過去,但我卻沒有想過連隧道內也要爬坡,真是令快絕氣的我欲哭無淚!穿過隧道後就是一段快樂和快「落」之旅,從170米的高度,下滑至海平面的和平鎮,在連續六公里的下山路段,我沒有踩過一下腳踩,車子已不斷的加速。25km/hr33km/hr42km/hr…下斜的快感實在太美妙,令我短暫忘記危險。但當我看見前面彎路,迎頭駛來的大貨車把半邊車身上駛上對面線,我就意識到要剎車減速了!因為我們高速轉急彎時,常常會把車子駛出中線,如果對面線也有汽車駛過來,恐怕我可以去見上帝了。廿分鐘後我們已經降落至地面,穿過一大片工廠地區和火車停靠場,我們就正式駛入蘇花公路第一個補給點:和平鎮。
和平鎮是一個塵土飛揚的大工地,我們沿途所見都是採石場和礦業相關的工廠。回港後翻查得知,和平是開採混凝土必需的花崗石重鎮,亦由於通往和平鎮的陸路就只得蘇花公路,故此砂石車必須取道蘇花來往花蓮和宜蘭兩地的水泥廠,造成美麗的觀景道路充斥著砂石車的奇怪現象。我們來到和平後,立即鑽入該鎮的便利店休息。憑著我們一身「超越古銅色」的皮膚和風塵樸樸的樣子,店員就拿了三個小紙杯出來,叫我們去取思樂冰。我們三個人也呆了,眼神有著同樣的疑問:「為什麼會這樣子?」店員指單車客來到和平必定要爬過蘇花的三個大山,小小一杯思樂冰算是對環島客的打氣和鼓勵吧。這免費思樂冰肯定是我有生以來最有血有肉的一杯!在休息的時候,也要順道認識一下這剛加入的台灣新朋友:饒宇民。他早在破曉時分已從花蓮市出發,第一天環島旅程就要「上山打老虎」,而且還是全台灣最凶猛的惡虎!他來環島也是本著趁著青春去做點熱血事情,「現在不做,一輩子也不會做」這個觀念看來在台灣真的很根深蒂固呢。
我走去和平鎮的警崗問路,警察先生就告訴我一個不幸的消息,就是我們還有三個大山要征服,從這兒出發至蘇澳用機車走也要近兩個小時。換算一下,那我們肯定要下午五時後才能逃出生天。我們也不怠慢,立即向第二個補給點:南澳出發。
離開和平,穿過鎮外的濁水溪大橋,我們正式離開了狹長的花蓮縣,進入隸屬台灣北部地區的宜蘭縣。從台九線沿途的里程路牌可得知,我們距離台北市中心行政院門前(台九線北端起點)尚有140多公里的距離,我們環島之旅也步入尾段,Today is the longest day,我們仍有三座大山要挑戰。和平至南澳是蘇花公路的第二段,兩鎮被第一座大山所隔,車輛需要爬高至230米,之後再下滑到大山另一端的南澳。道路兩旁的汽車司機可以輕易的踏一下油門,加速衝上山坡。
我們騎單車的就氣喘如牛、汗如雨下,每一步的步伐,都使盡全身的力氣,我們只希望車子能夠保持7km/hr的「龜速」行進,不致於要下車推車。當我們咬緊牙關往上爬之際,對面線路有一群機車族,他們駛經我們時都舉起了大姆指,並向我們大叫:「加油!」又有一些駕駛著小型貨車的司機降下車窗跟我們打打氣,在蘇花惡路上,單車騎士並不孤單。
我們花了一個小時爬到上最高點,回望身後和平鎮的煙囪和漢本車站已變得渺小,而右邊已是一眼無際的大海,你會發覺剛才的努力是不會白費,因為景觀實在是太壯麗、太令人感動。我現在回看當時拍下的照片,內心也有一股熱血在流!而我現在回想,若果當時我避開了蘇花公路,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壯麗景觀後就是悲壯的下山,這是我第一次不想放鬆全身肌肉,全速衝下山坡。下山時的快樂,意味著前路有更艱險的上山路!電線桿上的路牌寫著:「前面十公里,連續彎道」,在狹小的彎道裡與車輪有一個人那樣高的砂石車同行,壓力實在很大,真怕大車會輾起小石子彈過來,又怕在急速轉彎時車子的零件承受不著長時間路面上顛簸而勞損。但幸好我們左拐右轉後終抵達路上第二個大休息點:南澳鎮。
南澳是個像香港大澳的小漁村,人口不多,但頗有老舊海港的情懷。饒宇民在進南澳鎮時發生了小意外,右腳擦傷了。當地人就建議我們在南澳停留一天去泡溫泉,但是我們就想今天就能抵蘇澳,所以我們就在南澳說再見了。午飯後,我們就向著第二個澳-東澳出發。
南澳往東路的一段路,現在想起也有點心驚。因為離開南澳鎮時,看見了一個非常具警告性的路牌:「前方路段極為難行,並不適合單車騎行,單車使用者請諒力而為。」但我們正處於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境地,除了往前走外已無後路了。而我踏上前路後,我深深感受到該路牌所言非虛。因為我已經看到前面的盤山而上的山路,滿載貨物的大貨車正吃力地爬上山。我把單車調成1×1的波段,仍感吃力!當我們滿心歡喜地轉過急彎,以為已經爬到山頂時,更長、更險的道路仍在前方,真很絕望!我在公路邊緊急避車處停下來休息,翻看Google Map 才知道前方就是第二個山坡的最高點-新澳隧道。(在蘇花公路上的電話訊號接收出奇地好,也許是方便途人遇上緊急事故時可以即時報警)此時此刻,我情願走十條又黑又長的隧道,也不願走一次爬山路。
新澳隧道過後又是「能量守恆定律」的最真實的體驗,連績五公里的下山路,危險但迅速的把我帶到東澳鎮。我們沒有停留在東澳鎮,因為我們來到東澳已經是下午三時,再停留的話恐怕只能要夜闖蘇花了!我們只在東澳渴幾口水,就決戰最後「大佬」,高達370米的第三座大山。
在東澳鎮上的路牌所見,我們距離蘇澳鎮仍有15公里,但是第三座大山就是橫臥於兩鎮之中間,那即是我們先要走7.5公里的上山路,然後就把其餘的一半交給地心吸力。最後的15公里路程,真是跟他拚了老命!因為這一段上山路的長度和斜度都比剛才經過的兩段更長和更陡,且有些路段的斜度接近30度!雖然當時我看不見自己的神情,但想必已是面容扭曲、面青口唇白了。在斜道旁邊有一班工人在進行翻新斜坡工程,他們看見我們吃力地爬升,都在大喊加油。他們說還有23公里就會到達蘇花最高點-113.5KM點。但是這3公里的路卻是這麼近,那麼遠,而我終於承受不了那無窮無盡的山路,要下馬推車了。
推車原來比踏車更累,腰部要運用更多力把沉甸甸的車子推上去,但是就可以爭取時間讓腳部休息和放鬆。推了數百米的山路,我決定咬緊牙關最後衝刺,路邊的里程碑數目慢慢地變小,從116km115km114km,道路漸見平緩,我看到在數百米開外遠處插著一把把的太陽傘子,頂點在望了!蘇花公路113.5km有個高山Café,我登頂那刻已經累得不似人形,只是一心想到崖邊的石上坐下來好好的休息。我已經沒有氣力去回答咖啡茶座裡旅客的提問,只是向他們點頭和揮手示意。在茶座裡的休息的司機見我們累得要命的樣子,就走過來問要不要坐順風車,他說可以仗義送我們回去台北。但是我們都婉拒了他的好意,我們都想靠自己的努力回家去!現在回想起來,那一位司機真的十分熱心好客,對於我們兩個陌生人,他都願意幫助,這真是台灣特有的一道人文風情,這也是我深愛台灣的最大原因。
由於我們登頂時已經是下午五時,由於接近下班時份,來回公路的砂石車輛已經比今天早上減少了很多,我們下山時可以放縱一下,盡情享受一連7.5公里的下山路!車子一路維持著時速3540km/hr下山,兩旁的景物迅速的往後掠過。當我們下滑至一個彎道,看見山下出現久違的事物-海港城鎮-我們正在南方澳對上的山崗上。黃昏時份,漁船正從大海返回南方澳的海港,點點船帆在金黃的海面上,構成一片閒適的畫面。我們目光一路被這個充滿日系風情的小鎮吸引著,無暇理會前面陡斜的下山路。
根據地圖所載,經過南方澳不久就會抵達蘇澳。果然越過南方澳後,馬路又變寬闊,我們最愛的機慢車道又出來了!我們一路下山,就漸見人煙,因為在南方澳附近的公路都設有大量的觀景台和遊樂設施,遊人都喜愛駕車至此享受一個悠閒的假日,我們也快將逃出險景了。我們騎著單車一連扭過多個髮夾急彎,蘇澳鎮已經變得近在眼前。我們成功挑戰蘇花公路,成功克服了整個行程最艱苦的一役了,此刻真有一點歷劫餘生的感動!
下午五時半抵蘇澳,「最長的一天」尚未完結,因為我們仍要去找冷泉,算是好好獎勵一下自己!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