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的人與事 - 馬寶寶社區農場

粉嶺馬屎埔村,從前是一條相當具規模的農村,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全盛時期曾經有700百戶村民從事務農工作,但現在香港農業息微,村內就只剩下百多戶村民,且大多數都是老人家。因為香港住屋問題急需解決,要覓地建屋,香港政府決定發現新界東北部的大量鄉村土地,才知道馬屎埔村已早早被大地產商「落釘」,超過八成土地已經落入財閥手中,只要政府決定實行東北發展計劃,單單只是賠償土地已經是天文數字,還未計日後建樓後的利潤。 繼續閱讀 “新界東北的人與事 - 馬寶寶社區農場”

有火就要講! 訪問城市大學學生會會長 - 李浩賢 (Timothy)

訪問城大學生會會長 李浩賢(Timothy)

繼續閱讀 “有火就要講! 訪問城市大學學生會會長 - 李浩賢 (Timothy)”

訪問香港前華籍英軍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

由於工作關係,有幸認識到兩位曾經在香港軍事服務團(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rops,亦即是俗稱華籍英軍)服役過的軍人Sam 及Panda。 繼續閱讀 “訪問香港前華籍英軍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

友記車仔 – 香港碩果僅存的手製木頭車

「友記車仔」的店東李伯,雖然已經八十多歲,但他依舊是一個「手工機械迷」。他每天晨早起床,為開店作準備。當他知道我們來訪,也準備了很多好手藝去讓我們大家眼界。

繼續閱讀 “友記車仔 – 香港碩果僅存的手製木頭車”

官塘裕民坊凌記書店 – 官塘重建前的最後歲月

官塘裕民坊被納入了市區重建項目,自數年前起,當地的居民、商店甚至是街道旁邊的小巴總站,都也陸續遷出。剩下來的,一是財雄勢力的大集團分店,一是市區重建局的臨時辦公室,一是負隅頑抗的「釘子戶」。就在裕民坊輔仁大廈門外,我們訪問到凌記書店。 繼續閱讀 “官塘裕民坊凌記書店 – 官塘重建前的最後歲月”

「愛如潮水,將你我包圍」 – 反對國民教育,公民廣場現場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 

「再堅固的城堡都是因為內部爆破而被攻陷」  繼續閱讀 “「愛如潮水,將你我包圍」 – 反對國民教育,公民廣場現場”

上海,十里洋場的古與今

香港、上海,是一時瑜亮:「既生瑜,何生亮?」

環顧歷史,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國家同時出現兩個世界級都市。日本沒有兩個東京、美國沒有兩個紐約、英國沒有兩個倫敦;但是中國就有香港與上海。歷史中得出的是後者退,前者進;現在是相反:後者猛進,而前者在原地踏步,或是磋跎歲月。 繼續閱讀 “上海,十里洋場的古與今”

南京見聞錄

城市是人類的文明結晶。因為歷史賦予了每個城市多一種意義,這種厚重的質感,是我旅行所想尋找的樂趣,也是促使我手不停筆、腳未停步的主因。


我特別喜歡了理每個城市的故事,特別是一些飽經風霜或歷史印記的城市:

俄國的伏爾加格勒,即二戰時的史達林格勒,這城是蘇德兩軍超個百萬軍團浴血的地方,此地更扭轉了二戰進程,同盟國轉守為攻,是人類文明的重要一戰。

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是人類文明史上首兩個遭受核武災劫的城市,亦是日本挑起多年戰火的極沉重代價。

南京,是中國歷史一道疤痕,戰後幾十年仍然在滲血的傷口,至今仍然癒合無期。

2010年首次到訪南京,時值隆冬。金陵給我第一印象是街道細小,行人又不多,沒有首都的風範。但她在寒風細雨中,顯得份外瑟縮肅殺哀愁。甫下車時,竟也下起綿綿細雨,令到這個旅程更添愁雲。

寒冬中竟下起大雨來,使我們的旅程更添愁雲

古時候的南京城曾被稱為「金陵」、「秣陵」和「石頭城」,曾有十個朝代在此城建都。從字面上可見這個歷史名城曾有著風光的往事。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之前,南京是政經中心。二戰之後,接著多年國共內戰,這個城市予人的印象都只餘下悲傷一面:南京大屠殺。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

 

門外的雕像重現當時南京城內外兵荒馬亂、人人自危的情況

走進紀念館內,雨仍是不斷的下。館內四處的地表上,都裝置上低音量喇叭,不斷地播著像佛教儀式般的樂曲,似是超道埋骨地底的一眾無辜往生者。

據旁述所言,石子下都是累積下來的白骨

 

有命有姓的死者,沒名沒姓,甚至是屍骨無存的也不計其數

正當現在中國、日本兩國政府,為了爭奪釣魚台而大動肝火,各不相讓。但是日本政府的立場並不代表整個日本社會的民眾。在館內有著寫滿日文的祭品和花圈,相信是日本旅客所留下的。

花圈寫上祝願中日和平

另外,紀念館內用日文寫成的指示牌和說明特別多,目的不言而喻。

 

不敢記起
未敢忘記

博物館中最後的一段路,是一條時光隧道,喻意每一位參觀者都從「地獄」重返人間,也盼望世界各國領導人能夠以史為鑑,恪守和平。

Walking through the darkness
和平灑滿人間

 

週末遊一遊:長洲行

數數手指,我們COMPLEX八人自畢業了以後都好像沒有出過來大聚一聚。但今天一聚,竟然是一次戶外活動,是有點意外,因為他們都好像不太喜歡郊遊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呢?) 繼續閱讀 “週末遊一遊:長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