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馬屎埔村,也許是香港未來的縮影

馬屎埔村外的抗爭標句仍在飄揚

最近其中一宗大新聞是「鬥地主」,本港多間大型地產商被通知遊戲規則已改變,要著手「改善」香港的住屋問題。新界東北發展區,一來涉及大量土地供應,二來也因為靠近深圳,在推動新界市鎮、深港同城或大灣區計劃時,政緣政治問題更為敏感。

近日跑步路經粉嶺馬屎埔村,已是面目全非:村外已在大興土木,高樓拔地而起,村子外面都是圍封的膠帶。村內已沒有村民,屋子庭園破落,田地也是長滿雜草,雜物散滿一地。數年前,我還是在傳媒工作時,曾經在該地訪問過村民和農夫。探訪的原因包括:

一:除了商業外,香港還可以或還能發展本土農業,自給自足嗎?
二:開發新界土地一直都是政府的施政目標,引伸出城鄉發展、社會公義、深港同城等尖銳的政治問題。
三:香港人可否為自己腳下的土地作主,能夠決定自己的方向和命途?

新界東北的發展項目已如火如荼地進行,日後這裡不再是農地,可能是高樓滿佈的新市鎮
新界東北的發展項目已如火如荼地進行,日後這裡不再是農地,可能是高樓滿佈的新市鎮
馬屎埔村外的抗爭標句仍在飄揚
馬屎埔村外的抗爭標句仍在飄揚
過往這處是馬寶寶社區農場,現在人去樓空。以往的帳篷都被拆去
過往這處是馬寶寶社區農場,現在人去樓空。以往的農墟帳篷都被拆去
往日的馬屎埔村已人去樓空
往日的馬屎埔村已人去樓空
馬屎埔的黃昏,也是香港的黃昏
馬屎埔的黃昏,也是香港的黃昏

即使最近新聞有指當地發現了有頻危的盧氏樹蛙,我想也不可能阻止或暫定工程和發展計劃。面對來勢洶洶的推土機,年邁的居民的確無法抵抗,難怪他們也認為這是「必敗的抗爭」。

悲觀地想,也許這亦是香港未來的小縮影吧。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