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概念單曲 – 施樂園

如果行山不想方法去分散注意力,那十二個小時的崎嶇山路將會好難挨。第一次行經雙坳,感覺好難,故寫了《雙坳行難》;第二次行雙坳,依然覺得好難,所以寫了第二首歌詞:《施樂園》。距離毅行者尚有兩個多月,未知會行多幾多次雙坳,不過每行一次,應該都可以激發多一次小宇宙,可能毅行前可以出到概念大碟。我現在明白為什麼古時候的詞人詩人一定要飲酒先可以作詩,又明白為何填詞人大多要吸煙,我估計可能同行山行到「魂魄唔齊」的感覺相差不遠。

歌詞借調草蜢的《失樂園》,而施樂園就是在大帽山山邊的一青年宿舍,若果大家有去過大帽山禁區前的閘口,左邊有條車路就是通往施樂園。

《施樂園》

作曲:周初晨
作詞:大帽山淋植
主唱:三隻郊野公園草蜢

白波在後尾 仍然逃不過 在途中 在包尾
快得飛天遁地 不靠運氣 鞋墊都要貼埋地
白波最後尾 行程時講起 這下坡 四公里
行到昏天暗地 若如仙氣 若有霧雪白雨紛飛

操山注定難 我已經習慣 城門連著針大帽的山澗
要三十埋單 咬緊實牙關 條長命斜為你共我傷勢困難
翻山注定難 前面的仲金 遊人呆望中 絕命的呼喊
想三十埋單 咬緊著牙關 茫茫夜裡 在困惑與悲哀之間 挨一晚三更

已經無力氣 行埋大棠裡 食雲吞 食燒味
再多險境絕地 視而不理 大埔道繼續近屋企

操山注定難 我已經習慣 城門連著針大帽的山澗
要三十埋單 咬緊實牙關 條長命斜為你共我傷勢困難
翻山注定難 前面的仲金 遊人呆望中 絕命的呼喊
想三十埋單 咬緊著牙關 茫茫夜裡 在困惑與悲哀之間

操山注定難 你說怎樣攀 延綿雷達山站站的偷懶
喜歡再上攀 看美麗河山
來年來季 有你共我辛苦多番
再覆桌平反

延伸閱讀:

雙坳很難
小雙坳行程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