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所能及之事 – 東方快車謀殺案及22年後的告白觀後感

小量劇透,未看電影的可以先回頭。12月本應該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假期間我就選擇了欣賞兩套意味深長的偵探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與及《22年後的告白 – 我是殺人犯》。兩套電影皆是探討法律、良知和正義。

東方快車謀殺案 – 法律並不完美


東方快車之主角偵探柏賀是個偏執狂,期望所有事情能夠平衡,力求完美,他經常掛在咀邊:「事情有對、有錯,並沒有中間。」他相信法律能夠解決問題,不過當他發現了東方快車謀殺案,其實是案中有案,法律不能清楚地介定人類行為對與錯,也不能找出公義,他亦只能無奈接受法律的不完美。

東方快車謀殺案劇照
東方快車謀殺案劇照,來源電影面書專頁

《22年的的告白》- 不能以暴易暴


同理,《22年的的告白》,因為22年前五宗連環謀殺案未能找到真兇,成為懸案。過了22年有效公訴期後,即使有人走出來自首,並公然挖苦受害者家屬和挑戰警方公權力時,法律並不能制裁他。當法律未能伸張公義,兩套電影都是講述受害者的家人朋友,皆自行報仇,為死者尋冤。當中男主角牧川航警官,多年來一直追查兇手未竟,但他沒有利用私刑去,更阻止了其他受害者家屬使用武力去解決問題。他和妹妹的未婚夫擬好計劃,逼使真兇露出馬腳。他們二人之計劃,是違天背道,但卻在法律容許之內,牧川警官一直希望使用法律去制裁真兇,而非怨怨相報。

復仇只會令人變成野獸

殺人違反人類良知,柏賀相信人性本善,一個人要去殺人,行兇者的靈魂必有破損,否則不會作出如此劣行。但東方快車謀殺案,也令他感到相當無奈。在法理、專業上,他不能對罪行坐視不理;但在公義上,他深明行兇者之動機,其實是在找尋公義,因為法律並不能為還原真相,反倒令更多人無辜受屈。22年後的告白,連環殺手至死都未能找到救贖,他一直生活於劫後餘生的陰霾之中,無法自拔,只好靠行兇去延續生存的意義。

怨怨相報何時了?可能是相當犬儒的看法,但卻是真知灼見。復仇之心,只會令人人變成野獸,陷入無止境之仇恨漩渦中,到最後兇手和自己,其實都是一樣。歷史亦告訴我們,糾纏仇恨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引起更多紛爭。

延伸閱讀:

更多有關法治、程序和制度的電影評論,可見:《寒戰二》影評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