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2014

2014年,我會用崎嶇波折來形容今年經歷過的一切。

個人來說,整個2014年都未曾好好地休息過,工作環境的再三轉變,由網媒過檔到去未曾開張已結業的報章,再由傳統平面雜誌,立馬轉戰到現在digital agency。路程雖轉折,但也總算是走上自己想行的道路上。

工作關係,今年飛了一趟新加坡,到訪這個由小學讀書時到現在都一直被描寫為香港的假想敵的城邦 (city state)。記得在新加坡的最後一天,有當地同事問我:既然你覺得新加坡的的工作環境比香港好,那你有沒有想過來這裡工作?當時,我的確也想了一想,不過我始終認為我生於香港,長於香港,香港始終都是我的家。我們不守護,那最終只有沉淪,而且是永永遠遠的沉淪。而那時,雨傘革命仍持續,金、銅、旺三角仍舊滿滿是人海。

一次網上閒逛博文時,看到了一句說話:「What did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相當同意這一句說話,沒有一事可以從新學習時而不撞版、不碰壁。毋忘初衷,一口氣的衝過去,無論結果是否合符預期,也是一次無悔的歷險。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終老」

若說革命,2014年的雨傘革命,激動人心,盪氣迴腸。

還記得在9月24日的晚上,下班走過了添馬公園,園內有大約數百人在集會,還記得學聯的「命運自主」台是擺放在海邊,主辦單位用投影器把市民們的訴求投射到黑壓壓的政府總部牆壁上。當時任誰也沒有想過事情會如此升級,學生們星期五深夜衝進政府總部的公民廣場,星期六警方大規模的動員包圍攻入公民廣場的數十名學生;同時成千上萬的市民亦反包圍警方。還記得星期六一直都跟蹤著事態發展,夜晚早休,當凌晨三時起來,急轉直下,佔中啟動,全民「去飲」,沒有想過說了年多的「佔領中環」會如斯發生,亦又瞬間凋零。9月28日晚上6時在夏愨道地上引爆第一枚催淚彈,雨傘革命平地一聲雷,金鐘、旺角、銅鑼灣香港三大鬧市被佔領將近八十天。

八十天,我想沒有人能夠忘記,這是我們一代人的共同記憶。革命剛起,市民們都戰戰兢兢,能留守的都在最前線,不能留守的,都盡己一分力去購買物資,雨傘、口罩、眼罩、清水、食物、雨衣,能夠抵擋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的裝備都用上了。旺角佔領地全由佔領自發管理,經歷過數次警方、反佔領人士、佔領者的互相攻守,平時車水馬龍的彌敦道,佔領期間就成了官迫民反的陣地戰戰場。而金鐘佔區就在學林對話後成為了全港最大的露營區,也是舉世無雙的行為、裝置藝術的展場,木製樓梯、金鐘自修室、雨傘人、連儂牆、光明磊落四隻大字,全部都是市民一點一滴經營的心血。香港不是沒有創意,而是沒有空間,空間引伸權力,權力就只是牢牢掌握在金字塔上最高層的人手上。

樂觀地想,雨傘革命令更加多人醒來,愈多人說不,政府也愈難肆無忌憚。悲觀地想,我們一直都未贏過,數十萬人參與,持續了數十天的抗命運動,政府都可以無動於衷,鐵板一塊地毫不退讓,香港人要面對一個冷酷無情的政權,也可能是全世界最難纏的對手,抗爭之路,猶見難行。

2014年末,走過365天的雲和月,辛與酸,都通通帶上了九百多米高的大帽山山頂,讓除夕夜的呼呼北風將一切都吹走。願日後,我們未來就如2015年元旦日出般驕陽似火。

大帽山夜景

2015年元旦,大帽山觀日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