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牛尾海說起

科大對出的海面,叫做牛尾海。
牛尾海日出

一到夏天晚上,一艘艘由西貢出發的墨魚船就駛到牛尾海,高峰時期可以有十數艘船隻在作業,把整片海面都照得分明。


其實我們一直都認錯物種,我們釣的不是墨魚,而是魷魚,每年魷魚群就會隨水流流到牛尾海產卵。不說不知,香港擁有得天獨厚的海洋生境,東面海域是無垠的海洋,西邊海域是珠江河口鹹淡水交界,生境多樣性孕育了過千種的海洋生物。就以海馬為例,外國研究海馬習性多會在珊瑚礁進行,但香港的海馬就常見於淡水河口一帶的紅樹林,算是世界罕見的情況。


除了海馬,牛尾海曾是紅斑魚的家。紅斑魚的英文名字是『Hong Kong Grouper』,證明牠曾是香港水域的常住民。往日,「清蒸雙紅斑」是婚禮中不可缺的一味菜,取其好事成雙,大吉大利。相反,這帶給紅斑魚厄運,魚肉味美為牠帶來殺身之禍,數十年來不斷捕獲,紅斑魚已成頻危物種,與中華白海豚般面臨沒頂之災。同時,面臨滅絕的不只是紅斑魚,在八十年代的龍鼓水道,曾是黃花魚的聚居地,但為了滿足港人口腹,經過十多年來的濫捕,整個黃花魚族群已被清剿殆盡。

牛尾海中捕魚


海岸公園遙遙無期
政府在2001年已研究將牛尾海劃入海岸公園地區,以保護這片海域內的生物,可是數年政府將計劃擱置。香港政府已簽署【生物多樣性國際公約】,並需按公約要求在2020年或之前,將10%的香港海域列為海岸公園。而現在香港只有四個海岸公園:海下灣、印洲塘、沙洲及龍鼓洲和東平洲,總面積只得2400多公頃,只佔香港水域面積1.47%。成為海岸公園的條件有三:當地擁有完整的生態系統、既是頻危動物的生境、亦能夠向公眾推廣保育意識,牛尾海鄰近市區,基本上已經符合以上條件,但政府就已有持分者反對及橋咀洲已設立地質公園等模糊理由拖延計劃。


最近社會上討論是否興建機場第三跑道弄得沸沸揚揚,政府似是開出交換條件,打算將赤鱲角機場島以東的大、小磨刀洲一帶的海域列為海岸公園,以補償港珠澳大橋及日後「三跑」工程展開時對環境及海洋生物的影響。由地理位置來推斷,香港東邊的牛尾海,並未有納入與珠三角「融合」的工程,環保相關議題當然是「拖得一時得一時」。


More info:

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訪問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