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的海豚,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

當中華白海豚都離開香港大嶼山水域,我們又可以去那裡?

在筆者眼中,大嶼山並不是醜小鴨、也不是腳趾尾;當然,在當權者眼中,大嶼山除了是個無可估量的大金礦,也是政治投誠的籌碼。然而,對於生活在大嶼山一帶海域的海豚,大嶼山依舊是大嶼山。

洪家耀博士(Samuel),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自九十年代投身本港鯨豚保育事業,也希望視之為終身職業。我們視中華白海豚為香港的象徵,可是近十年來,由於來往珠江口及澳門的船隻愈來愈多,是直接減少白海豚數量的主因,「十年前我香港水域有超過150條,但到了2012年,只剩下61條。」Samuel 亦對政府近來意圖開發大嶼山感到憂心,「機場第三條跑道、港珠澳大橋、東涌、大小蠔灣、交椅洲等地填海計劃、石鼓洲焚化爐、東大嶼發展第三都心等,上述工程都會把白海豚趕入絕境。」

 

政府往往將保育和發展放在對立面,但事實絕非如此,Samuel 曾經做過研究,將海豚保育變為生態旅遊,一樣可以促進GDP,而且不比興建「三跑」低。「我們會質疑這些大型基建是大白象,但政府絕不會令它們成為大白象,因為政府會想盡辦法去提高人流、車流。當使用量到頂時,政府又會興建第四跑道,但我們的自然環境承受不了,我們只是透支下一代或下兩代的自然資本。」

翻開地圖,大嶼山以北是建構中的前海服務區與及深圳寶安機場,興建中的屯門-赤鱲角連接路與深圳灣大橋十號幹線將會連接兩地;2016年落成的港珠澳大橋,將會連接澳門、珠海與橫琴新區。擴充後的香港國際機場,是為了滿足來自珠三角地區的物流與客流。大嶼山是中港融合的其中之一熱點 (另一熱點為新界東北),故政府近來不斷放風希望「郁」大嶼山郊野,正是希望拆牆鬆綁。

屯門-赤鱲角連接路的位置圖 來源:路政署

環保是知易行難,做調查時大家都同意要保護海豚,但當落手落腳去做,又有幾多人願意付出?又有人會覺得環保很「離地」,當我們工作不穩,樓也買不起時,我又如何去照顧海洋生物?Samuel 也很明白港人心態,但他希望每個人多想一步:「開發大嶼山環境,的確能夠促進經濟,做大個餅。但餅做大了,平民百姓能夠分享到成果嗎?若果政府確定將新填地拿來建公屋,我們也會贊成,前提是先做保育,提高海洋生感的承載能力。」前車可鑑,十年前的自由行、十年前的CEPA,又何況不是用此作為理由?今天香港行業單一,租金飛升的代價,就要所有香港普羅大眾來埋單。

延伸:香港海豚的守望者 洪家耀博士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