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吳哥窟 (小吳哥)

一個苦難的東南亞國度,柬埔寨遊學行

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柬埔寨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去旅行?第一時間說no way!當我跟朋友說我要到當地旅行做義工。他們面上都載著一個疑惑的笑容,並說:「你講笑咋嘩?去個度踩地雷呀?」說真的,我對柬埔寨的認知不算很多。所謂好事不出門,給我們知道的,也都是柬國黑暗一面:地雷、戰亂、屠殺、孤兒和貧窮。

柬埔寨國旗,中間為該國標誌:世界新七大奇蹟之一吳哥窟
我們的導遊周永明(阿Meng)是一個五十來歲的柬埔寨華僑。他甫上車後就對我們一眾香港來的客人送上笑哈哈的面孔、用著半咸不淡的廣東話跟我們問好、向我們講解暹粒市(Siem Reap)和吳哥窟(Angkor Wat)的掌故。沒想到他的笑面背後,是埋藏著一整代柬埔寨人永遠的傷痛。
攝於往暹粒的路途中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廣闊的天與地
「你們從金邊坐巴士來到暹粒用了多長時間?」
「六小時啊!很累人啊!」
「六小時算很快了!你知道嗎?金邊到暹粒距離為三百一十四公里。八年前從金邊到暹粒市,要用十八個小時才能到達!」
我嚇了一跳!什麼?用十八個小時才能走三百多公里?我回想起今年一月從上海到南京的路途-只用了兩個半小時就能行畢全程。阿Meng 解釋,由於柬埔寨的內戰狀態一直從一九七零年維持到一九九八年。而金邊-暹粒的連接通道為戰略要點,故此在這三十年來,坦克車經過這條路的數目還可能比普通汽車還要多。坦克車日復日的重壓,使原有的柏油路都壓爛成泥路、石橋一是被轟炸斷裂;一是被坦克壓得搖搖欲墜。當年如果旅遊大巴要駛過河流,車上所有的乘客都要下車。巴士司機要極度專注兩條橫跨河流的原木,準確地把四個輪子都駛上去。戰爭,就是這個樣子了。
話畢我們就到達了柬埔寨戰爭紀念館。紀念館沒有裝修的富麗堂皇,也不是修建於城市的主要街道上,而是靜靜的隱沒著一條小巷中,四圍全都是荒廢的草地。也許,那也代表了柬埔寨的內戰,是一場不光彩的戰爭、也是一場被遺忘的戰爭。在此,要先說一點歷史故事:
一九六零年,柬埔寨是東南亞一個富足的國度,其首都金邊市(Phnom Penh)被喻為東方的巴黎。
一九七零年的冷戰高峰期,共產資本兩大陣營在亞洲各國裡掀起戰火連天的歲月,美蘇的代理人戰爭在印支半島爆發。由於越南、緬甸等國相繼投向共產主義旗下。為避免共產陣營的「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在亞洲發生,美國支持龍諾將軍推翻西哈努克國王,並建立親美政權。同時,美國軍隊對柬埔寨的共產黨勢力進行轟炸,以阻止紅色鐵幕在亞洲擴散。自始,柬埔寨開始了近三十年戰火連天的歲月。
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七日,親美的龍諾政權終被紅色高棉(Khmer Rouge)推倒。同日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Pol Pot)上台執政,標誌柬埔寨踏入歷時三年零八個月零十七日的血腥赤柬統治。
一九七九年,越南軍攻入首都金邊,推翻赤柬政權,韓森(Hun Sen)建立柬埔寨人民共和國。同時,赤柬殘部退至山區,與政府軍打遊擊戰作長期對抗。
阿Meng 走進了戰爭紀念館,就像一個小孩子般,興奮地指著各色各樣的飛機大炮。他拿起了「ak-47自動步槍」,並且指著後面一支支的已生銹的長槍,如數家珍的為我講述每一件的武器的威力和用法。他還得意地說,這裡的槍,我全部都懂得使用!
不知道有多少人成為它們槍下亡魂
「我們當過兵的,都不怕死了。你知道我們最怕的是甚麼?是這一個小東西。」阿Meng 拿著一個半個手掌大的塑膠制地雷。「這個地雷是蘇聯發明的,但是這迷你版是由中國製造的!當你踏下去的時候,它就會引爆,但是它的威力不足以把人炸死,可是你的小腿準炸得灰飛煙滅。我們當兵的寧願踏上一個大型地雷,死就死了!不願作過殘廢人,想死也死不了!」
蘇聯製塑膠地雷
 
「國際組織曾經估計過,柬埔寨土地上有六百萬顆地雷。以當時只有三百萬人口的柬埔寨,每個人可以分到兩個。」這是一個黑色幽默。但是對柬埔寨的人民來說,這絕不是一個幽默,而是惡夢和災難,狡猾的地雷藏身於田野之間,炸死炸傷的往往不是軍人,而是戰後想恢復農耕的老百姓的牲畜。「但是現在情況好多了,因為有外國的協助,人口密集的市區的農村已經找不到地雷了。而且,由於地雷對戰後社會的影響太大,國際法已經不再容許國家生產和使用地雷。當十多年後,柬埔寨的地雷也許能夠成為全球矚目的旅遊特色。」也許,笑看人生是柬埔寨人經歷了三十年戰火洗禮也壓不夸的原因。笑,最終也能看到出頭天。
阿Meng 走到室外,指著放在戶外的防空炮火。「那一台防空火炮是當時的最新科技,射出的是子母彈,當一擊中飛機的時候,子彈會射穿了機甲,隨後的母彈會爆炸,把戰機炸得灰飛煙滅……」
當時最新型的防空火炮
「當時軍官會把他們下屬的腳鎖死在這門火炮上,士兵要與炮共存共亡,此舉是以防火炮落入敵軍手中。」阿Meng一邊說,一邊指著坐在炮台上同學的腳。當我們在炮台嘻嘻哈哈,裝著一個威風的姿勢影相的同時;也許在四十年前,兩名同樣年紀的士兵可能就在同一位置被無情的子彈奪去了寶貴的生命。在龐大戰爭機器面前,人命只是一顆一顆可供替換的小羅絲。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