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遊踪 x 週末行山 – 黃泥涌峽看香港保衛戰

十二月本是個令人愉快的月份,當月有普天同慶的聖誕節和期盼來年事事如意的除夕夜。可是在七十五年前,香港迎來黑暗歲月,日本攻佔香港,開展了三年八個月的淪陷日子。而香港島上的黃泥涌峽,是整個香港保衛戰最血腥的一役。 繼續閱讀 “歷史遊踪 x 週末行山 – 黃泥涌峽看香港保衛戰”

守護我們的郊野公園 – #SaveOurCountryParks

工作關係,有機會和亞洲區不同國家的同事合作,有時彼此也會談到工餘時間的活動。外國人都會覺得香港是不夜城、生活極度方便(急促)、美食雲集、購物天堂等的確他們都沒有說錯,這全是遊人對香港的初印象。當我和他們推介香港的群山與自然風光,他們也想不到這個小小的東方海港,也擁有明媚動人的自然風光。 繼續閱讀 “守護我們的郊野公園 – #SaveOurCountryParks”

遊走南生圍

幾年前曾經來過南生圍一次,已經愛上了這個十分方便,但又可以遠離城市煩囂的郊野。今天到來,遊客依舊駱驛不絕,還有一些穿上了畢業袍的大學生特意走來這個城市中的綠洲來取景。 繼續閱讀 “遊走南生圍”

大嶼山的海豚,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

當中華白海豚都離開香港大嶼山水域,我們又可以去那裡?

在筆者眼中,大嶼山並不是醜小鴨、也不是腳趾尾;當然,在當權者眼中,大嶼山除了是個無可估量的大金礦,也是政治投誠的籌碼。然而,對於生活在大嶼山一帶海域的海豚,大嶼山依舊是大嶼山。

洪家耀博士(Samuel),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自九十年代投身本港鯨豚保育事業,也希望視之為終身職業。我們視中華白海豚為香港的象徵,可是近十年來,由於來往珠江口及澳門的船隻愈來愈多,是直接減少白海豚數量的主因,「十年前我香港水域有超過150條,但到了2012年,只剩下61條。」Samuel 亦對政府近來意圖開發大嶼山感到憂心,「機場第三條跑道、港珠澳大橋、東涌、大小蠔灣、交椅洲等地填海計劃、石鼓洲焚化爐、東大嶼發展第三都心等,上述工程都會把白海豚趕入絕境。」

繼續閱讀 “大嶼山的海豚,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

踏破鐵鞋尋遍香港廢墟 | 廢墟達人劉李林先生


人稱劉Sir 的劉李林是聖雅各福群會的社工,他興趣是要踏遍香港的天涯海角,路走多了,吸引劉Sir 未必是壯觀的自然風光,而是一座又一座湮沒了的廢棄建築。

繼續閱讀 “踏破鐵鞋尋遍香港廢墟 | 廢墟達人劉李林先生”

【這天最終須分手 拆夥晚餐是最後】 行在官塘坊民坊的最後歲月

5公頃的土地,400多億的利益,問誰不會心動?市區重建局承接了自2001年成立以來最大的「刁」,整個官塘裕民坊將會拆卸重建。官塘是香港首座衛星城市,也是香港輕工業起飛的象徵,在2014年往後的日子,它將會是「起動九龍東」計劃的火車頭。急速的發展腳步,市民根本無法剎停,往日的街坊情誼、睦鄰關係,小城故事等,還能重聚,那就是緣。 繼續閱讀 “【這天最終須分手 拆夥晚餐是最後】 行在官塘坊民坊的最後歲月”

「東北攻略」反制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梁振英曾於2013年7月於立法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發言:
「本屆特區政府摒棄短期思維,為未來二、三十年的長遠需要早作籌謀,今日20歲的年青人,10年後成家立室,養兒育女,到時居住單位主要來自新界東北新市鎮;今日的初中學生,他們20年後的家會在新界北,今日的幼稚園小朋友,他們30年後的家會在填海新區,這些都是本屆政府推動中長期土地供應的工作目標。」
今天八、九十後的年輕人,面對飛升的樓價只能望門輕嘆。新界東北發展,受惠理應是年輕一代,可是民調顯示有86%的年輕人期望新界東北「不遷不拆」。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葉泳琳更揚言:「寧住劏房,不遷不拆新界東北」。究竟在年輕人眼中,新界東北發現計劃又是什麼一回事。

繼續閱讀 “「東北攻略」反制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百年電車夢 《叮叮傳奇 香港電車知趣》作者 劉銓登(RICKY)、謝耀漢(JOSEPH)人物專訪

但有一個夢
謝耀漢 (Joseph)是一個真正的「電車男」, 兒時開始已經有個夢, 就是要出版一本以電車為主的書籍, 希望能夠讓大眾珍惜香港傳統的軌道運輸系統。

繼續閱讀 “百年電車夢 《叮叮傳奇 香港電車知趣》作者 劉銓登(RICKY)、謝耀漢(JOSEPH)人物專訪”

找尋香港好聲音 – 聲音圖書館

代表香港的聲音是什麼? 是羅文先生的獅子山下, 還是歌神與吹神合唱的同舟之情? 抑或是每天上班上學你都會在地鐵站聽到你:「請勿靠近車門?」 繼續閱讀 “找尋香港好聲音 – 聲音圖書館”